• <nav id="quic2"><noscript id="quic2"></noscript></nav>
    <menu id="quic2"><center id="quic2"></center></menu> <xmp id="quic2"><legend id="quic2"></legend>
  • <li id="quic2"></li>
  • x

    全部頻道

    北京> 正文

    靈魂拷問!快遞員的“雙11”怎么過?一天六班,送貨靠跑

    2020-11-12 15:31 北京晚報

    清晨,快遞員田鵬從宿舍跑到倉庫,大貨車早已等在倉庫門口。貨箱門打開,傳送帶開始運轉,如山堆積的快遞被化整為零,一件件分揀入筐。整個倉庫里沒什么人說話,大家都低頭忙碌著……

    在中關村,29歲的快遞員強路言比以往早半小時到達站點,她的公司排出“一天六班”,昨天一天她收送快遞近400件。11月11日,本報記者跟隨三位快遞員,探尋“買買買”背后他們的工作狀態。 

    一天六班

    首日快件量增50%

    早上6點半,快遞員強路言洗漱完畢,腳步匆匆,從天通苑站趕往中關村科貿電子城。她所在的順豐速運公司,早已排出“一天六班”的工作流程,“今天比以往早了半個多小時,必須得早點去。”

    強路言在中關村科貿電子城樓下整理快遞。

    順豐速運海淀丹棱街站點一共有69名快遞員,強路言是唯一的女快遞員。這位剛入職半年的“新手”,在站點負責人徐克勤眼中卻是“女漢子”。早8點,裝著滿滿一車貨物的快遞車剛停穩,強路言就和同事一起上前分揀,顧不上多說話。“雙11就是這樣,今天的活兒比平時多,初步估計多50%。”

    分揀歸類完快遞,不等多歇,強路言就與同事抓緊分工,拖著小拖車往樓里送件。“雖然我只在這個樓里收送件,但這樓有24層,大大小小的商戶1000多家,單量很大。我們小組有22個人,平時每天每個人都要收送近200件。”

    11日上午,丹棱街站點一共來了兩趟車。每趟車過來,強路言都要重復上面的工作。“這些件基本都是前一天晚上到的,必須要快送,后面還有好幾班,不然就會影響工作。”很快到了12點,強路言在大家的招呼下吃起了午飯。“午飯一般會多吃一點,因為晚上很可能沒時間吃……”

    下午3點半,從站點分發到科貿電子城的快遞到了。“趕緊的,拿著推車。”同事們一邊互相招呼,一邊快步走去分揀取件,將一箱箱快遞裝上小車推走。

    科貿電子城內部是門挨門的大小商家,每送完一處,強路言都要彎腰撿起下一個包裹,仔細看清地址,而后順著門牌去下一家。短短一個多小時,她在11樓和15樓共送出了約50個包裹。“今天到目前為止,我總共收送件近400個,比平時大約多了一倍。”在強路言眼中,真正的考驗從未來兩三天開始,“那個時候我們的單量會更大,也肯定比現在更忙。”

    “快遞就是一個為大家服務的職業。累是累了點,但想到客戶的笑容和家里的孩子,就覺得值。”今年4月,強路言和老公一起從山東來到北京打拼,孩子則在老家讀小學三年級。兩個人目前每月能賺一萬多元。“這個收入比在老家強多了。”她說,有時候也會遇到無理投訴,自己會感到委屈,“但大部分客戶對我們都是友好和善的。”

    晚上8點,忙完傍晚的收件之后,強路言又從科貿電子城工作站來到丹棱街站點。在站點車間內,她和其他同事一起核對、掃件、分揀、裝車……每個環節,她都仔細又熟練。“當初我就想招一個女快遞員,因為女孩子有時相對心細又認真。”站點負責人徐克勤說。每當聽到這樣的說法,強路言都顯得靦腆,只顧著埋頭忙活。在車間忙完,已是晚上10點多。強路言和老公一起,坐上回天通苑的最后一班地鐵。“我們的愿望就是一起工作多攢錢,在北京周邊買個房。”

    安全第一 

    一幅字畫保價20萬元

    下午1點30分,順豐快遞陶然北岸經營分部快遞員劉闊送完100多件快遞后,終于吃上了一碗熱騰騰的湯面,這是他一天中難得的休息時間。劉闊在順豐工作快4年了,面對今年的“雙11”,已經顯得游刃有余。

    十幾分鐘后,劉闊三下五除二把已分好的快遞裝滿了三輪電動車,向琉璃廠文化街進發,他負責這條長約一公里的區域范圍內所有派件、取件業務。

    下午4點,記者跟隨劉闊的車從站點出發了。到琉璃廠有2公里的距離,劉闊把車開得很慢。直到十幾分鐘后,來到一家畫室前,貨主從他手中接過一件字畫時,記者才明白劉闊的用意。“這是今天送的最貴的件了——保價20萬元的字畫??爝f更重要的是安全呀!”

    在琉璃廠,送的字畫昂貴,接的件也是價值連城。每到這時,劉闊會雙手接過字畫,甚至把畫護在懷里用后背開門。卷軸還好,那些配有畫框的要格外小心,出發前還得裹上一層層泡沫紙,防止在運輸過程中剮蹭。“我可得小心翼翼地過減速帶,每每聽到別人過減速帶時的咣咣聲,我都得下意識剎車,別把畫弄壞了!”劉闊憨憨地笑著說。

    劉闊送件同時也要收件,送完最后一趟貨已至深夜。

    細心的劉闊,也贏得了琉璃廠客戶們的信任。

    “有個老板想把家里的鑰匙留給我,說他萬一不在北京讓我直接去他家庫房提貨。雖然為了避嫌,我還是叫了物業,但客戶的信任我收到了!”每次接送字畫,劉闊都先送回站點,再接著走街串巷辦其他的件。劉闊說,胡同送件的難度在于復雜不集中,一個門里往往住著好幾戶人家,不能喊,找不著就打電話等著,然后一路小跑把等待的時間搶回來。

    轉眼天色已暗,根據琉璃廠的特點,劉闊白天多忙于取件,晚上則多忙于送件。入行近四年的劉闊,沒有一次丟件、送錯的情況發生。

    晚上9點,第五班貨車在站點外停下,又是滿滿一車包裹。吃過晚飯簡單休整的劉闊又出發了……

    送貨靠跑 

    每天要走30000步

    清晨5點半,距日出還有一個多小時,鬧鐘像往常一樣準時響了。申通快遞亦莊東區快遞員田鵬伸了一個懶腰,趕緊起床。這是既平凡又特殊的一天。平凡是因為田鵬每天都是這個時間起床;特殊是“雙11”的快遞高峰,從這個時刻開始從各地奔馳而來。

    田鵬手拉肩扛,快步送快遞,一個小區就要走上6000步。

    出發前,站里突然告訴田鵬,有一個同事因急事請假,他需要再多跑一個小區。所以田鵬需要負責小羊坊附近的七個小區。騎著裝滿快遞的三輪車一路疾馳,路上田鵬遇上了不少同行——黃的、黑的、紅的、藍的快遞三輪車都在爭分奪秒。“大家都認識,會互相打招呼。”抵達第一個小區遠洋天著云庭門口,田鵬與一旁卸快遞的同行聊了起來,“怎么樣,今天多嗎?”“今天還行,過兩天肯定多。”

    干這行的都知道,峰值會在11月15日左右出現。“我今天大概得送200件快遞吧,往年最高峰時一天有600件,現在還沒到時候。”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最高峰,田鵬特意新買了一個小拖車和塑料筐。他說,最怕的就是著急時快遞遺撒。

    一路小跑,他開始在小區內穿梭,遠洋天著云庭以別墅為主,密度低、占地面積大。“這邊小區普遍這樣,而且人車分流,快遞員只能步行。”這個小區的快遞,田鵬送完就要走6000步。他每天的微信步數都在20000步到35000步左右,雖然朋友圈里有很多快遞員,但他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  中午回宿舍喝了口水,田鵬給自己做飯——西紅柿雞蛋打鹵面,呼嚕呼嚕一口氣吸溜完。下午的活,從2點就開始了。“今天就這兩趟,過兩天可能會加班,一天三趟。”晚7點40分,天色漆黑,田鵬在金色漫香林六區送完了當天最后一件快遞,“200件,23000步”。

    送完最后一單,他還要去取幾個寄出的件,順路買了點兒菜,一共12塊5毛錢。三兩豬肉、一塊豆腐?;氐絺}庫,處理完幾個寄出件,田鵬在晚上8點40分回到宿舍,開始做晚飯。同屋四人,他是唯一一個堅持每天做飯的。他不避諱是為了省錢。田鵬是家里支柱,靠著北漂十幾年的積蓄和貸款,他已經給未成年的兩個兒子在老家縣城買了房。晚上這頓飯,既是放松身心,也是對自己的犒勞,“這頓吃不好,明天一天沒精神”。

    西紅柿雞蛋,一定要把蛋先打散,這樣更嫩;白菜燉肉,一定要先用花椒熗鍋,這樣更香。當飯菜的香氣從宿舍往外飄散,他那張因忙碌疲憊而粗糙的臉上,浮現出了滿足感。

    責任編輯:耿娟(QL0009)

    為你推薦

    加載更多

    北京千龍新聞網絡傳播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未經千龍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新出網證(京)字013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2-2-1-2004139 跨地區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

  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4056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1120180003號 京公網安備 11000002000007號

    分享到:
   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
    久章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,高清国语自产拍免费视频,久章草在线影院免费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